网站首页 单位概况 政协新闻 政协会议 专委会动态 提案工作 社情民意 建言献策 制度建设 互动交流
最新资讯
最新图文
您现在的位置: 巴州区政协 > 文艺沙龙 > 正文
杜甫醉酒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四川政协报    点击数:191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/3/21

杜甫一生仕途坎坷,晚年穷困潦倒,在颠沛流离中生活,儿女饿死了好几个,不得不弃官入蜀,后几经辗转,到达了成都,找到了老朋友、剑南节度使严武。杜甫与严武不但是好朋友,而且是“世旧”之交,杜甫的祖父杜审言与严武的父亲严挺之都是唐代名臣。在严武举荐帮助下,杜甫成为节度参谋、检校尚书工部员外郎。严武厚待杜甫,使杜甫的境况有了很大的改观,在城西浣花溪畔,建成了一座草堂,后人称“杜甫草堂”。杜甫曾作《狂夫》一诗:“万里桥西一草堂,百花潭水即沧浪。风含翠篠娟娟净,雨裛红蕖冉冉香。厚禄故人书断绝,恒饥稚子色凄凉。欲填沟壑唯疏放,自笑狂夫老更狂。”

可是杜甫好像不通“人情世故”,时常醉酒,口无遮拦,让这位有恩于他的地方大吏时常尴尬难堪。《新唐书》说杜甫“性褊躁傲诞”“旷放不自检”;《旧唐书》说他“性褊躁,无器度,恃恩放恣”。由此可见,杜甫不畏权贵,恃才傲物,特别是酒后更是放浪不羁。

有一次,杜甫在草堂前种花植树,饮酒赋诗,酒酣耳热后,与当地的庄稼汉、老农夫搂脖子搂腰,厮混在一起,“相狎荡,无拘检”。其实这也流露出杜甫的真性情,可是在封建社会,身为朝廷命官,竟然混迹于“群氓”之中,成何体统?当严武携带礼品,屈尊草堂拜访时,杜甫竟然蓬头散发,既不裹一块头巾,也不戴一顶帽子,自由散漫地“会见领导”,更是不成体统,即使再好的朋友也会感到受怠慢。更有甚者,当严武将杜甫邀请至自己的官署中款待时,杜甫毫无主客之分,纵情豪饮,酩酊大醉。杜甫有“酒乱”习惯,借着酒劲,竟然登上严武之床,两眼直勾勾地盯着严武,轻蔑地说:“想不到严挺之竟有这样一个儿子。”严武表面上不露声色,内心里却非常反感。据野史《唐语林》记载,严武对杜甫倚老卖老、不分上下的行为,怒目圆睁,恼怒异常,反唇相讥,威胁道:“杜审言的孙子竟然敢捋虎须么?”如果不是在座的人好言相劝,恐怕杜甫性命难保了。

由于杜甫过于偏激,不拘小节,多次弄得严武下不来台,几次想杀杜甫。据《新唐书》记载,一天,严武要杀掉杜甫和治下的刺史章彝,参加行动的官兵已经集合在辕门外,等待严武下命令了。也当杜甫命不该绝,就在严武将要走出办公室下达命令时,头上戴的官帽却一连三次被挂在帘钩上。就这一耽搁,有人才有时间报告其母裴氏,裴氏急忙奔来,阻止儿子,才救下杜甫一命。

不久杜甫辞了职,其后五六年间寄人篱下,生活依然很苦。在一个秋风呼啸、大雨滂沱之夜,杜甫的茅屋被大风掀破,妻子和儿子在风雨中瑟瑟发抖,饥寒交迫。小儿饥饿难忍,哭吵着要饭吃。杜甫面对饥儿老妻,彻夜难眠,写就了名篇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,发出了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的著名呐喊。

765年,40岁的严武病死了,而杜甫已经54岁了。失去了严武的照顾,杜甫不得已离开成都,辗转东下到了四川奉节。在767年深秋的一天,病魔缠身的杜甫醉酒后,独自一人登上夔州白帝城外的高台,秋风萧瑟,江色苍茫,触景生情,百感交集,写下了著名的七律《登高》:“风急天高猿啸哀,渚清沙白鸟飞回。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。万里悲秋常作客,百年多病独登台。艰难苦恨繁霜鬓,潦倒新停浊酒杯。”通过沉郁悲凉的诗句,抒发了自己壮志难酬的感慨,激越慷慨、动人心弦。768年,杜甫思乡心切,乘舟出峡,在湖南的岳阳、长沙、衡阳间漂泊。这一段时间他一直住在船上。770年冬,饥寒交迫的杜甫在这条船上以酒浇愁,喝得酩酊大醉,客死他乡。

(郑学富)

 
Copyright © 2012—2015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巴中市巴州区委员会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建立镜像
联系地址:巴中市巴州区八角楼街51号 联系电话:0827-5222696
联系邮箱:scbzqzx@163.com 蜀ICP备12000908号
巴中市网监支队备案号:51190002000070